一只小号

泥塑

泥塑杀手小钱

司丞大人好幼哦,想搞

拈花间

再磕一遍素面大大的文

素面点绛唇:

—请勿上升真人,勿二传至其他平台




—原型我猜你们知道,不喜勿入,对道士哥哥下手是我的错o(*////▽////*)q














你在这山间小观中静修了五日有余,若在平日里断是不会这么久。堂堂一朝太子挣脱了文书奏折,躲在人烟伶仃的孤山上,这足以让朝堂上暗潮涌动。






借口抱恙,五日不出朝,怕是太子太傅也撑不了多久。






你深吸了一口京师里不曾有过的冰凉清冽的空气,慢悠悠地下了床。日头渐起,估计他已经结束了早修。






求才而言,五日不算多,但眼下的情况却也再无更多时日让自己来慢慢暖化那人的心了。自己的幼弟众多,对皇位渴望的人也不在少数,就连颍王那个胸无大志,只图小利的废物也来掺一脚。就算太傅站在自己这一边,朝堂之上的局势也远没有那么明朗。太傅年纪已高,只怕以后很多事都开始力不从心,求一位深谋远虑且忠于自己的谋士已经是迫在眉睫的事了。






当这个念头出现的一瞬间,你的心里就已经有了最佳人选。整个京师里最出名的神童,自己儿时的玩伴,连自己的父皇都对他大为赞赏。若是能让他来助自己一臂之力,那情况就会大为不同。






这也是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原因。






当年名震京师的神童现在已经出世入道,隐居在京郊的孤山上。






你披了外袍,无所事事地坐在翘头案前。近来那人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,只留下自己白白心焦。你折了案前一朵无名小花,思索着那人的模样。






冷清安静,不食人间烟火之气,和儿时一般无二。自己在皇室斗争中一天一天老去,那人却似乎依赖于天地灵气,一日一日不曾变过。






皇位之争于你而言,和那些亲王不一样。你一旦即位,大可以把他们外放到边城,封爵赐地,剥了他们的兵权,让他们一辈子当个甩手王爷,但自己一旦失败,别人忌惮于嫡长子的身份,断是不会再给你留活路了。






你掐着花的绿茎,感受着指尖轻微的凉意。






“太子殿下,病重也不忘采花吗?”门外少年抚了抚手中的拂尘,声色冷冷。






“花开堪折直须折。”你笑了笑,全然没有之前思虑重重的样子。






“山间小处只求道法自然,不求短暂光彩现于世。”少年把拂尘搭在手肘上,不紧不慢地走进来,坐在桌边的方凳上,“太子殿下,觉得身体如何?”






装睡的人永远也叫不醒,装病的人永远也治不好。






“还是乏的很,没什么起色。”你轻呷了口茶,淡淡说道。






“太医院都治不好,留在这里大概也是不会好。”少年清亮的眸子看不出丝毫的情绪,似乎是赶客的话在他嘴里却留了一丝留恋。






少年饮着茶不再言语,你手握着无名小花,安静地看着他。许是目光热烈,少年忽而抬头,“怎么了?有事跟我说?”






你笑了笑,“我明天就该走了。”






“已经好了?”






“不,太傅怕是撑不住这满朝文武了,我得回去。”






“保重。”少年沉寂了半盏茶的时间,然后在唇齿间吐出了两个字。






“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,连告别的好话都不会说吗?”你放下花,用指尖轻轻叩着翘头案的案面。眼前的少年一袭道袍,出尘清朗,眉眼间淡淡神色,恍若谪仙。儿时的稚嫩神态早已消失,更透出一丝沉静。






“道法无为,若是有缘自会再见,又何须留恋一次告别。”少年抬眼,通透的琥珀瞳色,似是胡汉混血。你愣了一愣。






无声地笑了笑,的确事已至此,何必留恋一次告别,又何必告别?








……










你夜半惊醒,却发现枕边人不在榻上。翻身下榻,却看见那人,只披着件外衫坐在窗前。他长发披散,手里只握着一柄拂尘,虚虚地搭在另一侧肘上,似乎在看着什么。你拿了自己的外衫披到少年身上,笑了笑,“若是入世入朝并非你所愿,你只顾治好了我便罢。”






“你看中了我什么?”少年也不回头,只这么一问。






你也探出头去,看着满天星河,“帝王之家,步步都是计谋。朝局如棋局,我心中所想也只有你了。”






“可这世上又不只是非黑即白,”少年拂尘一扫,转头看你,“我本城中贵族出身,虽是年少修道,但巫山云雨我也是略知一二的,刚刚那场真的是医你吗?”






少年话锋一转,又指了指稍显凌乱的床榻。你在满天星河收回目光,抬眼望向少年,“是,心病亦是病,而你就是那剂良药。”






少年略微一怔,沉默半晌,然后才慢慢开口,“若以后我与太傅意见相左……”






“我全听你的。”






少年点了点头,你跑过去又去亲他,直到少年的拂尘扫过来,你才罢休。






“你刚刚在看什么?”你揽着少年回到榻上,心下好奇,索性一问。






“观星象。”少年依旧是言语极少,与之前温存的艳丽模样判若两人。






“如何?”






“我没看见自己想看的。”






“你想看什么?”






“客星犯紫薇。”






你忽然想起来刚刚少年突然说要在上面,不免一笑。






“想再试试看吗?”






“不想看了,想睡觉。”少年一拉被子,转过头去,你悻悻地闭了嘴。




















注:1、「花开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」出自杜秋娘的《金缕衣》,在唐德宗时期著成,流名在外是在德宗去世之后的事,而李泌辅佐了四代君王,分别是玄宗、肃宗、代宗和德宗,所以李泌所在的时期并没有这样的诗句流传。【是的,但是我也不知道该写啥诗句好了,就这么凑个数吧_(´ཀ`」∠)_】


2、褌、袴皆是唐朝男装装扮,就是裤子一类的,褌内袴外,似乎是这样,我也没搞明白。


3、「客星犯紫薇」并不一定是李泌想看,旁章杂记描述李泌不求金银美婢,只求在皇帝膝头睡一觉,想让钦天监记录下这一星象,载于史书。但最后钦天监也没看见也没往书里写【笑


4、以上注解全是我查的百度,要是有错,我们就去骂度娘(*ˉ︶ˉ*)





李亨和李泌这一对太可爱了吧!司丞您就从了太子吧!

刷新了一晚上 没有太太发车 哭泣

好久没开车了手有点生,见谅。
开车过程中没写名字,不过大家当然知道原型是谁厚厚。
色即是空。
我芊向。
话说明白了,如果有其他属性的小伙伴还是要误入,然后还有意见,那就是你的不对了。
高举我芊大旗(๑¯∀¯๑) 

今天加班回来晚了,他大概是等太久困了,已经睡着了。坐在床边,拿起他好看修长的手把玩,摩挲着手指,轻轻揉捏他的指尖。他迷迷糊糊睁开眼,琥珀色的眼眸在昏暗的灯光下呈现出好看的透明。
“你回来啦?”声音软软糯糯的,带点沙哑,性感撩人。
“嗯。”我压到他身上去吻他的唇,嘬咬着他的唇珠,手伸进了他的睡衣里。
“宝宝,下次睡衣里别穿这么多。”

________________

想开个长点的车

28昨晚的微博!白白的嫩肉!膝盖!小细腿儿!就没有人开车?【搓手